Testament

片段

“在我看来,他们已经死的很彻底了。”褐色头发的年轻女人微笑着说,“烧了他们吧,你觉得呢?”


沙菲克从透明的记忆里走了出去。她探起头,看着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对方的脸色正忧心忡忡。

“萨拉,就是这样。我发誓只有这么多,”穿着灰蓝色袍子的职工急切地说。萨拉想,假如不是因为害怕,他此刻已经跑过来抓住自己的肩膀,“你可以把我在国际巫师联合会里给我备案的内容告诉我了吗?”

“你把因食死徒被害的女性麻瓜尸体带回家。傲罗在神秘人突然失势后太过繁忙所以没有追究你的事。但这已经是一年以前,他们来找你了,苏坦恩。”

“啊?这怎么可能?”苏坦恩的脸色瞬间变的煞白,就像是他手里经受过的每一具尸体,“你告诉我——求求你,沙菲克。告诉我,你真的做不了什么吗?”

“抱歉,真的。”沙菲克皱起了眉毛,看上去很被困扰地说,“我真希望可以能帮上更多的忙。”

苏坦恩没有回答她的话,他被吸去了灵魂。在去阿兹卡班之前。苍白的皮肤慢慢钻进他的骨头里,沙菲克觉得他随时可能会散架成一堆沙子。

趁着他没缓过来,沙菲克已经向房间外面走去。她在殡仪馆外的巷子里幻影移行。傲罗可能会问起苏坦恩关于她造访的事情,他也可能全盘托出暴露她。但这不是重点,魔法部还无法触碰到她。现在她只需要回去,并好好琢磨一下自己刚刚看到的那段在冥想盆里的画面。

记忆里棕色头发,消瘦的说话人。是最近她和办公室的人正在找的女巫,阿克-瑞德。

穿着黑色衣服穿梭在伦敦路间的人快速推开人群。他冒着冷汗,甚至没意识到自己在快步走路。

直到有人砰地一下撞上了他,正中他下面的私处。

“你他妈是谁,怎么敢突然间撞我?”

他一把拉住那个穿着可笑(在他看来),却和整条街里除他以外的其他人融为一体的女麻瓜。她穿着一件米黄色的扣子女式职业套装,和一条不柔软的米色长裤。脖子上挂着一个银色的十字架——一个天杀的麻瓜宗教。

一个不折不扣的肮脏麻瓜,他干呕着心想。这一年来他东躲西藏,见遍了这些垃圾。假如黑魔王还在的话,这群麻瓜早就该滚进他住了将近一年的脏桥下。

被他提起的麻瓜从领子后露出惊恐和讶异的神色。周围看到他暴力倾向麻瓜们发出了动物一样的尖叫。

这给他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快乐,就像是他们消失的事业。他嘴角不自觉地勾了起来,就像个发狂的人面狮身兽一样狰狞。

“让我给你们演示看看,你们这群蠢麻瓜——”

“咔嚓。”

奇怪的声音响了起来。他还没反应过来,一阵像爆炸似突然的枪声就在他耳边炸开,就像是曼德拉草的尖叫似的。在响起的那一刻,就已经毙命。

麻瓜们的尖叫声更刺耳了起来。

行凶者笑着看人们纷纷逃窜。左手握着的魔杖带着她像海风一样卷走。一秒也没有耽误。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