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ament

死亡是另一所霍格沃茨(全员死后视角,天堂是另一所霍格沃茨的设定)

 @兮笑 死后的小天狼星进入了一个美好的学生时代的这个梗是属于她的。

 @尖头叉子和大脚板 关于死后全员的灵感来自于弯弯大大的“当他们死后他们在干什么”。

角色是属于罗琳的,但是这个美好的想象属于你们所有人。


正文:


1 魔咒课


    魔咒课。


    小天狼星无聊地用一只手揉过头发,詹姆刚刚因为太吵而被教授调到了教室的那一侧。现在他没人可以说话了。


   莱姆斯坐在他的右手侧,手上的羽毛笔飞速地在笔记本上记下飞来咒的三大禁忌。小天狼星用胳膊肘捅了捅他,可是莱姆斯却只是抬起头冲他微微地摇了摇头就又接着写了起来。


    月亮脸可能还是在为他昨天和斯内普在大礼堂打了一架而生气。小天狼星想,可他没意识到的是,就算是在心情好的时候。级长卢平也是不会在上课的时候花精力陪他这个狐朋狗友聊与学习无关的事情的。


    虫尾巴坐在教室的角落上,他的小绿豆眼一眨一眨地向小天狼星那边看去。可是黑色头发的高大男孩却忙着打哈气,甚至没有费心地向他的方向看过来。虫尾巴失望地缩回了头,悻悻地蜷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小天狼星无聊地撅着羽毛笔,他冲着教室那边的尖头叉子做了个手势。他毫不怀疑詹姆能不能看得懂他的暗号,即使他没戴着眼镜。詹姆从教室的那头冲着他这边吐了吐舌头,然后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两个黑发男孩脸上都露出了得逞的微笑,莱姆斯抬起头恰好看到了这一幕。他不禁为了自己的两个朋友正在沟通的计划担心。坐在詹姆上面一排的莉莉显然也在做同样的事情。红发杏眼的姑娘皱起了眉头,她戳了戳自己显然兴高采烈的不正常的男友。


   “喂,詹姆。你和小天狼星又在隔着空气说什么呢?我警告你,你们要是再敢炸一次魔咒教室,周末我就不和你一起去霍格莫德了!”


   詹姆回过头,脸上还残留着一丝刚刚和小天狼星交换神情时的坏笑。“喔,亲爱的莉莉,你把我想成什么了啊!我只是单纯因为能和全世界最美丽的姑娘,我最最亲爱的女朋友坐得这么近而欢呼雀跃而已。你看看和我分享了这份喜悦之后的小天狼星也被咱们的爱情之火给感动哭啦!”


    莉莉朝着对面的小天狼星看了一眼,他正一脸大笑地看向别的地方。莉莉觉得他是故意的。


   “我觉得他是因为没有他的男朋友才哭的这么伤心。”


   詹姆翻了个白眼,“哎,莉莉,我的好莉莉。你知道小天狼星有多爱我,就算是我和你私奔了,他也会祝我幸福的。这才是真爱,是吧,鼻涕精!”


   坐在他左后面,莉莉右手侧的大鼻子主人的眼睛终于从鼻子后面探出来了。


  “你觉得自己很聪明吗,波特?”


  “噢当然了,尤其是在我的竞争对手是个大鼻子和一头油菜的鼻涕虫的时候!”


   斯内普瞥了一眼詹姆,正要接话。可是当看到了莉莉的眼神后却缩了回去,同时的,詹姆也被“真爱”狠狠地用手刀戳中了后背,疼的差点叫出来声。


   “你们两个混账最好现在就给我闭嘴。”莉莉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要是再敢在课上给我玩儿这一出的话,小心明天两具尸体从黑湖里飘上来。”


    于是詹姆也只好闭上了嘴,虽然他还是装腔作势地冲斯内普咬了咬牙。斯内普也居高临下地抬起了头,蜡黄的皮肤上挤出了一个讥讽的笑容。


    这节是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一起上的课。



2 天空


   “嘿,小天狼星,这节魔咒课真是够受的哈!你听课了吗?做笔记了吗?”


   “你觉得呢。”


   “噢噢噢,真是坏孩子啊,大脚板!你这样不听话,妈妈不会生气吗?”


   “得了吧,尖头叉子。你根本就是想找个人抄笔记对吧?”


   “没错!大脚板加十分。不愧是我最好的哥们儿!”


   詹姆大笑着一把揽住了小天狼星的肩膀,两个人一起大笑了起来。


   走在他们两个身边的莱姆斯不禁用手抚了抚额头,他已经能看到未来了。他已经忍不住想扭头就走了。


   “月亮脸?”“月亮脸!”


   “不行!”


   “莱姆斯啊——”


   “詹姆,你为什么不去找莉莉要笔记呢?”


   莱姆斯挑起一只眉毛,看着詹姆突然像是被戳爆的气球一样瘪了下去。


   小天狼星拍了拍詹姆的肩膀,努力地想装出同情的样子。可是还是没能忍住一声像狗吠的大笑声从嗓子里钻了出来,“走背字了吧,詹姆!”


   莱姆斯低着的头震了一下,嗓子里发出了咕噜一声。好不容易才保持好了严肃的表情,没和小天狼星一样笑出声来。

   

   黑湖旁边的打人柳变成了巨大的杨树。詹姆抱怨过这让它的魅力骤减。不过当莱姆斯提议要去那里晒太阳,他还是乐呵呵地就一屁股坐在了小天狼星的脑袋和莱姆斯膝间。


   “天气不错啊。”


   他抬着头,阳光直撒在他们的长袍上。詹姆把眼镜摘了下来,将自己的身子朝地上砸去。结果背部摔在了软软的草坪上。


   莱姆斯从厚厚的书里探出头来,小天狼星懒洋洋地打了个哼。


   “阿不思说在这里,每个人看到的天空都是不一样的。这里的天空就和厄里斯魔镜的原理一样。


   阿不思——詹姆看到了小天狼星嘴巴无声做出的口型。是啊,阿不思!不是邓布利多教授吗?


   “你真是老啦,月亮脸。”詹姆狠狠地拍了拍莱姆斯的肩膀,“你居然管校长叫阿不思!天哪,下一秒你是不是就要告诉我们其实你死的时候已经一百三十七岁了?”


   “其实他死的时候已经四十了,正视事实吧。尖头叉子,别看他长成这样儿,咱们的老伙计已经迈入中年喽。”


    小天狼星又眯上了眼睛,假如莱姆斯说的是真的话。那他在享受的一定也是阳光。


   “是啊,想想吧,这样我的年级就正好是你的两倍了——尖头叉子!快叫爸爸!”


   “莱米!分明是你儿子现在在叫我儿子爸爸,讲道理,好吗?”


    莱姆斯推了詹姆一下子,结果詹姆差点一下子把自己口袋里的眼镜压碎了。他哎呦了一声,可是却又大笑了起来。


   要知道在他们在另一个霍格沃茨的时候,月亮脸可从来没干过这么幼稚的事情。可如今老莱米已经四十岁了,倒才终于变成了他们竭力想把他变成的这个样子。讽刺性真强,对吧?


   詹姆睁开了眼镜,正对着那颗在天上燃烧的火球。它烧到了尖头叉子敏感的小眼睛,所以一恍惚,詹姆差点以为自己看到了一张几乎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一闪而过。这吓得他狠狠地咽了口唾沫。接着他才意识到那是不可能的。


  “嘿,莱姆斯,那你看到的天是什么样子的啊?”


  莱姆斯睁大了眼睛,正对着对于詹姆来说是灼热太阳的方向。可在他的眼睛里却看不到倒映的温度。


  “是夜晚的天空,夜晚的霍格沃茨。城堡那边每一展窗户都点满了灯光。空气里有一点儿微风,不是很冷。满天都是星星。”


  “嘿,月亮脸。你居然喜欢盯着星星看,我觉得我应该把布莱克家的地图拿来让你盯着看上一整天。一定很过瘾。我怀疑雷古勒斯或者我妈是不是在这边儿还收着那玩意儿,虽然我真的不是很想在这边儿也能看到伟大的布莱克夫人——”


  莱姆斯瞥了小天狼星一眼,嬉皮笑脸的大脚板好像让他有点儿不想继续说下去了。


  “月亮是圆的。”


 “噢。”


  小天狼星噤了声。


  詹姆眨巴了眨巴眼睛,他好像也接不上话了。


 莱姆斯盯着两个呆愣的家伙看了整整一分钟,接着突然就大笑了起来。


 “伟大的尖头叉子和大脚板都被我吓傻了?”


 詹姆和小天狼星都把头转向对方,傻了似地又盯了对方一会儿。接着,小天狼星的嘴角也跟着裂开了。


  “不错嘛,月亮脸!我和詹姆在这儿蹦跶的时候你也进步不少嘛。”他一把手伸过来,就把莱姆斯的头揉成了和詹姆的一样乱。


  “行了,我们赶快回去吧。就算这里永远都不会黑天,可时间也不早了。明早还要上变形课。”


  “阿哈,是啊。可不能让我家可爱的百合花一个人独守空房啊,还有你,莱米。你家小朵拉可还只有一年级啊,你可别动手动脚喔。要不泰德估计会把你的手给砍了——”


  “詹姆,别胡说。”


  “小天狼星,你等啥呢?不会是因为没人等你生闷气呢吧?所以说活着的时候不早结婚的后果啊!”


  “......你以为是为什么,尖头叉子?我以为你会感恩一点儿呢。”


  小天狼星将视野从天空中移回了朋友们的身上,双手插兜,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刚刚他盯着的那片灰蓝的上空中,一片巨大的帷幕正静静地扑打着空气,沉沉地盖在他们头顶的天上。(备注1)



3 魁地奇比赛


   魁地奇比赛,格兰芬多对斯莱特林。


   “格兰芬多对斯莱特林!对!格兰芬多的明星追球手詹姆·波特,噢,顺便说一句,我收了他三加隆贿赂在这里发出声明,莉莉·波特是他老婆,是的,是他老婆!那些死的太早的还有太晚的人记住了,她是他老婆,不是他女友!没错,看哪儿呢?说的就是你,不洗头的鼻涕精!哦,抱歉,塞德里克——我继续。”


   小天狼星解说台后面的莉莉用手捂住了脸,看上去恨不得把解说台上的那个混蛋拖下来。看台上的斯内普虽然离解说台这边至少有几十英尺,不过小天狼星还是很满意地看到他的脸比平常的还要黄的像向日葵。


 “费比安·普威特!吉蒂安·普威特!他们是帅气的双胞胎追球手!是的,弗雷德,他们是你妈的弟弟——别不信啊!也别冲我打游走球!不信你去问他们去。弗雷德·韦斯莱!他是我们唯一的击球手!别问我为什么,劝过了,可他死活不肯和任何人搭档。”


  “守门员——泰德?你是不是跑错队伍了?没有?塞德里克,求你了。把你叔叔辈的赫奇帕奇拉走,他这样冒充格兰芬多魁地奇队守门员勾引女孩,等我表姐多米达来了之后会引起家庭悲剧的。好吧,这下好了。没守门员!没找球手!你问我那比赛怎么结束?别问我啊,问组织这场魁地奇赛的人去——什么?邓布利多和个没见过的金发人跑走了?好吧,那就算了。”


  “接下来!是来自斯莱特林的——追球手我不认识,击球手我也不认识。找球手——什么?塞德里克,你说我不可能不认识他?可我真不认识他啊,他谁来着?”

   

   飞在半空中的斯莱特林找球手翻了个白眼。他灰色的眼珠子和黑色的头发和解说员一模一样。

    

   “开个玩笑啦,雷古。我还是很爱你的,信吗?”

   

   雷古勒斯冷冷地瞪了解说台上的兄弟一眼,接着就头也不回地冲着对面飞走了。

  

   “哦,抱歉不得不插播一段‘布莱克家的纠纷’小片段。你们应该庆幸贝拉特里克斯不在这儿,对,就是杀了我的那个。她碰巧是我表姐——你能想象我们家的圣诞节吗?我和雷古起码还算和睦,这要是死掉带来的好事之一。”

   

   雷古勒斯看上去彻底受不了了,他恨不得立马一蹬腿骑着扫帚飞出球场。但是却又怕这是自己敌对学院的兄弟故意使出的让他临阵脱逃的诡计,所以只好硬着头皮夹在了扫帚上。并暗地里发誓这场比赛一结束,他就立马去掐死小天狼星。


   “好的,比赛正式开始!什么?还没开始?可是我才是解说员啊塞德里克。什么?你是裁判?可他们已经开始打了啊——真不怪我。”

   

    只有塞德里克这样赫奇帕奇中的赫奇帕奇的绅士大概才能忍受这样的折磨,一般的赫奇帕奇,比如泰德和尼法朵拉·唐克斯那样的。已经笑倒在小天狼星脚边了。


   “比赛正像下猫和狗(rain cats and dogs)一样地进行着!啊,其实这个双关语不怎么准确,因为狗在这里站着呢。至于猫......不,咱们不能诅咒麦格教授也来这里,不是吗?好的,詹姆·波特又进了一个球!满分!万岁!格兰芬多加十分!”

 

    莱姆斯坐在旁边用手托着腮帮子,现在他才算真的明白了为什么邓布利多校长选了他,而不是明显更有号召力的小天狼星或詹姆做级长。


   “好的!弗林特的大脑袋上鼓出了一个一英尺大的包!干得好,弗雷德!你不亏是你妈的儿子,要知道莫丽可真是让我吃了不少口头亏,没不开心的意思。雷古勒斯你说什么?我没偏向格兰芬多队啊。我是真不记得你们斯莱特林队的名字了,我对上帝发誓!”

 

   “哦,不过抱歉。巫师不信上帝,我们信梅林。”


   “天哪!斯莱特林的找球手居然攻击解说员!这真是奇耻大辱,你还记得我是你哥哥吗?雷古勒斯!”


    大概三十分钟过后。

 

    “我就跟你说了,没我们两个老人家在。孩子们会玩的更开心的。”

     

    邓布利多笑眯眯地牵着身边人的手,轻轻地挥了挥魔杖。黑湖上映出的魁地奇比赛的画面就一瞬间消失了。

 

    “然后他们居然叫我和那个汤小子黑魔王。阿不思,你才是最黑的那个,不是吗?”

 

     格林德沃冷哼了一声,对着爱人享乐的样子发出了嘲笑的鼻音。



备注1:死后天堂霍格沃茨的天空等于厄里斯魔镜的作用,是一个人死后最想看到的东西。

詹姆的天空是太阳和阳光明媚的一天,因为他死在万圣节的夜晚,他最想要的是可以活着看到第二天升起的太阳。

莱姆斯的天空是月圆的夜晚,因为他每个月圆的夜晚都会变成狼人,所以他最想看到的是以人类的样子看到月圆的夜晚。

小天狼星的天空是帷幕。因为他想穿过帷幕回到哈利身边,他最不想看到哈利为他而悲伤的样子。他最想看到的是他所穿过的帷幕,这样他就可以再走回去,回到哈利身边。

大概这样。

评论(10)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