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ament

重复(詹莉祭文及小天狼星生贺)

1 1980年10月31日 凌晨 4:30 a.m.


    他点起了房间里的蜡烛,微微的光照在墙壁上,晃晃悠悠地就像主人回来的步伐。

    刚刚执行完任务的小天狼星走进门,把外套扔在了沙发上。然后把自己砸在了外套上。

    伸手抓起了昨晚被匆匆叫出去时还没喝完的火焰威士忌。放在嘴边狠狠地吸了一口,结果失望但却当然地只是尝到了一股已经凉了的苦水从喉咙里淌了下去。

   “卡啊——噗。”

   转过头一口把已经叫不上酒这个神圣名字的东西吐在了厨房的水槽里,接着直接把整个玻璃瓶倒了过来。看着瓶子里干褐色的液体咕嘟咕嘟地从吸水孔里消失。小天狼星终于忍不住,对着水槽呕吐了起来。

   十分钟前闻到的同伴在自己面前被撕开的血腥味终于在脑海里蔓延开来。他一直试图塞着不让自己当着敌人的面像只卜鸟那样尖叫起来。失踪了一个月的本吉·芬威克终于出现在了世人眼前,可惜没想到是以两半的形式。

   小天狼星严重怀疑即使他现在立马通知凤凰社甚至阿不思·邓布利多本人。可能都没法把芬威克全尸着带回来。而假如在他在食死徒们疯狂的虐尸现场暴露了之后跑的不是足够快的话,那估计他现在已经肩并肩地和芬威克一起地躺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下半身狼人当场撕碎。

   “嗷——”

   芬威克那双无神的眼睛在小天狼星的脑海里盯着他。眼神一如既往的不友善。芬威克从没喜欢过他,开口闭口的“布莱克”更是让小天狼星有时候恨不得勒紧他的脖子。他从没信任过小天狼星,现在倒好,他英勇就义的消息居然是小天狼星帮他传递给焦急等待着的芬威克夫人。想想就讽刺。

   假如他们要是信了小天狼星的话才好。

   在疯狂地吐完之后,小天狼星走进了浴室。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他有种想一拳砸碎那面玻璃的冲动。可是相反的,在镜子里灰色的眼珠却显得极其冷静,甚至冷酷。

   冷酷?

   突然小天狼星止不住的喉咙里发出了一阵惊悚的噪音,慢慢地这串噪音开始连接起来,变成了一阵尖锐而狰狞的笑声。

   芬威克,如你所愿。证明了你的猜测,小天狼星·布莱克终有一天要害死你全家的,对不对?所以命运让你死在他眼前,他成了最后一个目睹一个看着你无力地挣扎还有那些不成文的嘶吼着的扭曲模样的目击证人。他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你死,正巧证明了你的猜测,对吧?

   可镜子里的自己不会回答小天狼星疯狂眼神的提问,镜子里的人只是冷冷地看着他,嘴角扭曲地几乎竖立了起来。仿佛在嘲笑他的丑态。

   小天狼星低下头去,那一刻他再也不想看到任何人的脸。

   走回房间,小天狼星看到了放在桌面上的双面镜。他握了握拳头,发现自己的手没再颤抖之后才拿起了它。

   詹姆,他想。假如他只有这个选择的话。

  “......叉子?”可是当他开口的时候小天狼星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几乎听不清。

  “伙计,怎么了?这才凌晨三点,莉莉刚哄了哈利睡着——”

  “詹姆。”他干涸的声音呼唤着,对面安静了下来。肯定是注意到他声音里的异样,可小天狼星不在乎。

   在听到挚友声音的那一刻,小天狼星觉得自己平静多了。


2  1980年10月31日 早晨 7:30 a.m


   凤凰社的人几乎都到齐了。当看到倚靠在墙角边的莱姆斯,看到很久没见的的老朋友只让小天狼星觉得更头疼。

   月亮脸几乎和自己一样,只要不是关系到凤凰社总体的事。基本上都不会出席凤凰社的会议,就好像和食死徒面对面还不够一样,还得忍受自己一边儿的人怀疑地盯着自己。

   凤凰社成员三三两两地坐在沙发和椅背上,没和任何人说话的莱姆斯·卢平显然在第一个就注意到了自己正盯着他。

   “你还好吗,大脚板?”瞧,他问话了。可是小天狼星并没感觉到预料里的安慰。

   “糟透了。”小天狼星挑起眼珠子看了一眼狼人,接着迅速地就把眼睛给挪开了。

   月亮脸对于不友善的回话只是微微一笑。“好吧,那你应该知道。起码你不是一个人。”

   布莱克家的男孩对着莱姆斯翻了翻白眼,可是脸上一直绷紧的眉头还是放开了一点儿。起码看上去不再像是只被困在笼子里的猛兽那样充满着危险的气氛了。

   “詹姆呢?还没来吗?”

   莱姆斯对于小天狼星和人打招呼的方式早就见怪不怪了。“我没看见他。”

   “更像是‘我这一年都没看见他’。”小天狼星终于斜过了一只眼睛盯着莱姆斯。可是对于他话里的质疑,莱姆斯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们是成年人,西里斯。已经不可能天天都黏在一起了。更何况现在是在打仗。”

   “喔,卢平教授,我看不出你没来詹姆家吃万圣节晚餐有什么关系!”

   “......大脚板,今天才是万圣节。”

   小天狼星语塞。莱姆斯露出了一个微笑并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应该好好看看日历了,老伙计。”

   “那就是复活节,有什么区别!”最后出于恼羞成怒,或者本身就已经很烦躁的情绪,小天狼星几乎是对莱姆斯吼出来的。

   结果这导致半个房间的凤凰社都听到他的声音了。

   有几个人偷来了狐疑的目光,例如疯眼汉。可是更多的人看上去居然像是,被吓坏了?

   “看什么看!”小天狼星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声音,可是在有些人的眼里更像是一种被人发现了什么的威胁。他们几乎是同时地把头转了回去。只有弗兰克皱着眉头对小天狼星点了点头,虫尾巴坐在马琳旁边不安地朝两个朋友这边瞄了一眼,还有穆迪的低吼声。(“别拿那种态度,小子!”)

   “那个疯眼汉居然要我注意,我操他——”

   “语言,小天狼星。”这下小天狼星发现好孩子卢平终于皱起了眉毛,他看着月亮脸一脸羞愧的表情(虽然仅仅是皱眉毛),止不住地发出了一段颤动着的笑声,乍一听上去更像是惨叫。

   “这很重要吗?反正在他们的眼里我就是布莱克家的一个疯子!”

   “西里斯——”

   “不用说了。”小天狼星举起一只手止住了莱姆斯接下来的的长篇大论。他盯着月亮脸的眉头之间的沟壑陷得更深了,他张开嘴看上去还是要说话。可就在这个时候,门被打开了。

    屋里的人瞬间安静了下来,阿不思·邓布利多从门外走了进来。

   “我刚刚好像听到了卜鸟在叫,大概是错觉吧。”

   邓布利多笑眯眯地扫了一遍几乎到齐了的凤凰社,肩膀上正站着只真正的凤凰。小天狼星很肯定他一定是听到了自己失去控制的爆发。因为虽然老者的眼睛眯成了一条包含笑意的缝隙,可是小天狼星还是清楚地感觉到缝隙里那双犀利的蓝色目光最后停在了他的身上。

    平时的话小天狼星一定会为了校长不合时宜的幽默大笑起来,可是此刻他没有。

    他盯着邓布利多,很清楚他们在想的是同一件事。这次召集凤凰社的原因。本吉·芬威克下肢残破的尸体再一次清晰地浮现在了小天狼星的脑海里。

    “阿不思,这不太像是开玩笑的时候。”卡拉多克·迪尔伯恩尴尬地轻咳了一声,作为凤凰社里时间较长的(在小天狼星入学的时候他就一直致力于反对伏地魔的工作)前辈,在麦格不在的时候就担任了把校长和云朵一样的讲话拉回来的工作。

   “是啊,教授!一大早上你把所有人都叫过来了,包括——”斯多吉·波德默飞快地朝着莱姆斯和小天狼星坐的地方看了一眼,小天狼星愤怒地瞪了回去,“是出了什么大事吗?上次您把我们全叫过来的时候——”

    他没再说下去。可是小天狼星知道他是指是多卡斯死的时候。

   “天哪——”海丝佳·琼斯倒吸了一口冷气,“詹姆——还有莉莉,我没看到他们。不会?”

    她的话引来了一阵嗡声,小天狼星感觉自己脑袋突然炸开。不——这不可能。可是为什么他还没来?在他们刚用双面镜对完话的时候他还好好的,可他说了马上就过来的。他为什么还没来?

   “不......我在这儿。”

   小天狼星机械地朝门口看去。

   詹姆·波特的身影急匆匆地从门口迈了进来,看上去气喘吁吁地像是刚参加了一场魁地奇比赛。

   四周毫不掩饰地响起了一阵松气声。还有人不满地抱怨着,“詹姆,能别吓唬人吗?”。小天狼星觉得自己难得地可以和这些混蛋达成一致。

   “抱歉,我在听到消息后一直在忙些东西。哈利睡着了,莉莉在家陪他。”

   “可是,我把大家叫到这里的理由,你们猜对了一半,”邓布利多眼角的皱纹绷紧了,老者脸上的笑意一扫而空,只剩下了岁月深深刻进去的庄严和深邃。

   瞬间屋子里的声音一扫而空。

   “我很悲伤地告诉大家这个消息。根据可靠情报,我们的朋友,勇敢的战士,本吉·芬威克——在前天出使任务时,为了救一家无辜的麻瓜不幸被俘。在今早被我们的人发现时已经遇难,我们只找到了他残缺的尸体。”

   他的话音刚落,一阵非人的声音就从房间的后方响起。小天狼星转过身去,接着心脏被狠狠地拉紧。

    娜丽·芬威克直直地倒在了地上。


3 1980年10月31日 早上 8:00 a.m.


    会议因为娜丽的昏倒被迫中断。其实这样也好,小天狼星几乎为自己的这种想法而感到惊恐,起码在她醒来之前没人会意识到所谓的“我们的人”是他。

    现在大家都分散在各个房间里(这次会议的地点是麦金农家的房子),小天狼星不得不远离整座房子。把自己赶到花园里去。因为每当他推开一扇门的时候,没有一间房间里面没传来咒骂声,抽泣声还有议论声。

    简单说来,大家都在为本吉·芬威克的死而感到悲痛。说实在的,即使是小天狼星也不得不承认,芬威克确实是个值得这里的所有人的哀悼的好人。即使芬威克从来都对他抱有怀疑,可是却总是尽量不在脸上表现出来。只是芬威克低估了作为在布莱克家长大的小天狼星察言观色的能力,把他当成了和表面上一样肆无忌惮的毛头小子。

    可是芬威克在死前看到了这个让他怀疑有“不定因”的毛头小子的时候,说出的最后一句话居然是一句无声的“快跑”。

    小天狼星点亮了手里的一支烟卷,狠狠地吸了一口。让烟雾把自己脑海里出现的画面给遮盖住。他不能再想了,眼前的才是最重要的。而现在的形式看来——

   “大脚板,别再想了。那不是你的错。”

   詹姆站在他面前,看着在蓝天下飞舞着的草坪。阳光照在他的眼镜上反射出的光直接照进了小天狼星的眼睛里。刺眼到让小天狼星没法直视他。

   “这话你和芬威克夫人去说吧。”小天狼星放下了手里的烟,吐出来的讽刺都显得沙哑,“你不能要这个,叉子。莉莉会杀了我的。”

   “我才不要呢,伙计。别转移话题!”詹姆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就算是莉莉不杀我,我也不会去违背她的话。”

   小天狼星翻了个白眼,结果被烟刺激的差点掉眼泪,“行了,我早就知道你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了。我投一个加隆到黑湖里,祈祷哈利长大绝对别像你这样。”

   “你难道不会为他感到自豪吗!他要是没我这么帅的话,怎么才能泡到像他妈那么可爱的女孩儿呢?”

   “又一个红头发的莉莉·波特夫人?梅林,饶了我吧!”

   詹姆用胳膊肘狠狠地捅了怪叫着的好友的肚子,结果导致还在吐烟圈的小天狼星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接着两个人大笑了一阵子,停了下来。

   太阳开始爬向了正上空,已经看不到朝阳迷人的光晕了。小天狼星将烟卷扔到了地上,狠狠地踩了两脚。没有意识到自己脸上多出了微笑。

   “小天狼星?”

  “嗯?”

   “别担心,没人会觉得本吉的死是你的错的。”

   小天狼星沉默了。他不知道怎么回答尖头叉子的话。

   “你信我的话吗?大脚板?”

   “......”

   “我只信你,詹姆。”


4 1980年10月31日 中午 11:30a.m. 


   在昏迷了三个小时后,娜丽·芬威克终于醒了过来,并在麦金农家的主卧室里休息。

   当爱米琳·万斯来把一直待在花园里的小天狼星叫回去继续参加会议的时候,她的语气一如既往地对人带着疏离。可是小天狼星还是禁不住胡思乱想芬威克夫人已经对她说过什么了。

   暗地里深深地叹了口气的小天狼星礼貌地感谢了她来叫她。可是当看着她扭头就走的影子离开了花园之后。小天狼星脸上礼貌的表情立马就消失地无影无踪。

   小天狼星现在只是指望着相信詹姆的话,他听上去很有把握。不只是因为尖头叉子相信他,可是听他的话头的意思里。小天狼星意识到了他一直在“忙”的事情是什么。

   现在他只希望这能说服凤凰社里那群顽固的家伙们。


   当小天狼星走进客厅的房门时,所有人都刷刷地看过来。从他们的眼神里小天狼星就能看出自己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虽然是意料之中,可是小天狼星还是发现自己不安地打了个冷颤。虽然现在还只是十月底,天气还没能到哪里去。

   “小天狼星,你终于来啦。来吧,坐下吧。”邓布利多愉快的声音像是催眠曲一样地把小天狼星提到了他的座位上。可是当小天狼星求助地看向他的时候,他发现长者的眼睛里看不出一点儿能表现他想法的情绪。

   好吧,这真是棒极了。小天狼星想着,面无表情地坐了下来。

   在坐下之前他看了看周围人的脸色,莱姆斯站在原地,脸上也没有特殊的表情。不出意料,可是小天狼星原本指望他可以递过一个安慰的眼神的。彼得看上去还是那么畏畏缩缩,不敢在肃静的气氛下表现出自己的立场,所以他轻轻地对小天狼星点着头的致意还不如没有的好。只有詹姆大声地冲他打了声招呼,表情看上去很愉悦。

  “嘿,大脚板。你回来晚了。”

  小天狼星对他勉强笑了笑,努力地不去注意到自己朋友的语气里难以察觉的绷紧。他太了解尖头叉子了,自然也能看得出他也在紧张。

   发生什么了?这看上去比小天狼星想的还要糟。


  “波特,你居然还像个没事儿人一样地和他打招呼?”

   短暂的沉默之后,波德默的声音打破了一触就裂的尴尬气氛。

   “你什么意思?”小天狼星也快按耐不住了。

   波德默飞快地转过身来,对着小天狼星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即使鬼都能看出他的不友善,可是小天狼星还是因为他语气里的厌恶而感到微微的震惊。

   “我的意思是,难道本吉不是你看着你的同伴折磨着杀死的吗,布莱克?”

  “我——”小天狼星噤了声,“你什么意思,波德默?”

   虽然小天狼星已经做好了接受指责的准备,可是这突如其来的指控与它和事实的偏差程度还是一时间使得小天狼星的语言能力消失了。

   “斯多吉。”邓布利多站了起来,他的眼睛锐利地盯了波德默一眼。“请你冷静一下。”

   “波德默——”詹姆也在同一时间狠狠地瞪向了波德默,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到一半就被另外一个声音打断了。

   坐在比较偏远的位置,莱姆斯的声音响了起来,“斯多吉,指控一个人是需要有证据的。在没有证据证明之前,没有人是有罪的。”

   斯多吉愣愣地看了莱姆斯一眼,好像没想到这个沉默的社员会突然开口。不过当他坐下的时候,小天狼星看到他狠狠地瞪着莱姆斯,嘴里嘟囔着什么。虽然看不见口型,可小天狼星赌一个西可和狼人有关。

   可是小天狼星更多地是用包含疑问的眼光看向了莱姆斯,“在没有证据之前?”月亮脸是什么意思?

   莱姆斯只是移开了目光。这让小天狼星只觉得更烦躁了。

   “这是什么,威森加摩审判吗?”最后小天狼星只好把所有的疑问都指向了邓布利多,他看上去是在场唯一一个愿意给小天狼星解释,并且全盘清楚究竟是发生了什么的人了。詹姆看上去只和他一样发蒙,至于在场的其他凤凰社成员。他们一半眼里带着指责,一半看上去拿不定注意不敢看小天狼星——琼斯看上去就差看着小天狼星的脸痛哭了。

   “不是的,小天狼星。我想很多人都想更多地了解一下本吉死时的情况,为了他们曾经尊敬和深爱的朋友。我知道这大概会很困难,所以我也请大家尊重布莱克先生的心情,他目睹了战友在自己面前被杀害。外面已经都是伏地魔和他的党羽在残害人命,我们不会再在此刻责难我们自己的同伴。”

   说完,邓布利多对着那些明显有话想说的社员扫了一眼。比起回答小天狼星的问题,他更像是在劝说在场的人。

   “那样就好了。”小天狼星差点就忍不住用讥笑的语气说出这句话。“你们是想从哪里听起?从芬威克是怎么被活活地狼人撕烂了肉开始,还是从我是怎么协助我亲爱的食死徒小伙伴们一起围着他的尸体跳肚皮舞开始?”

   坐在不远处的琼斯把脸埋进了手里,发出了两声尖利的抽泣声。听到了“狼人”两个字的莱姆斯,眉头微微地震了一下。小天狼星尽了最大的努力不为此而感到抱歉。

   “布莱克,你小子能让这变得更糟了好吗?”疯眼汉的怒吼声还是给小天狼星浇了一头冷水。他撇过头去,冷笑了一声。

    他们知道什么?他们看到了什么?他们凭什么指责他?

    就因为他是个布莱克。一个微小的声音在小天狼星的耳边响了起来。

    “既然你是这样的态度,那我就直说吧,布莱克。”迪尔伯恩冷冷地站了起来,对邓布利多轻轻地点头致意后转向了小天狼星,“波特和我去你说的地点,因为下雨,我们找到他的时候,芬威克一半的尸体已经和泥混成了一团,再加上被什么东西踩踏的痕迹。压根什么都看不出来了。可是在芬威克上半身的尸体上,我们找到了黑魔法的痕迹。而经过测试之后,布莱克,那些魔法的痕迹与你曾经用在食死徒俘虏身上的黑魔法很相像。”

     小天狼星想起了迪尔伯恩正在说的是什么。在加入凤凰社的第一年里,他曾经亲眼目睹了食死徒把一家麻瓜孩子吊到四层楼那么高,接着收回魔法,放任他们掉下来摔成了烂泥。那是小天狼星头一次意识到人脑袋里的东西是粉红色的。那之后虽然他们成功干涉并救下了那家麻瓜的其他人。可是在把那个食死徒送到魔法部之前,小天狼星就已经把他给杀了(虽然那真的不是他的本意),不是用索命咒那种简单的索命咒,也不是钻心咒——而是小的时候曾亲眼见过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施在别人身上的咒语。

    结果那个食死徒叫的很厉害,可不出一分钟就死了。直到最后小天狼星都不相信这么个玩笑一样的软蛋居然在他的面前狠狠地摔死了一个五六岁的麻瓜孩子。

   “那是我曾经见过莱斯特兰奇用过的咒语。”把自己从不好的回忆中拉回来了之后,小天狼星咬着牙说道。可是他自己都意识到了,他说这句话时候的声音是有多么薄弱。

   “可是你还是会用那个黑魔咒,对吗?”迪尔伯恩继续质问。

   小天狼星没有说话。

   迪尔伯恩将视线从小天狼星的身上移开,转向整个凤凰社,包括邓布利多。“校长,我知道您愿意相信他。可是我们不能忽视眼前的事实。更何况这孩子还是个布莱克,我愿意相信就算是那样的家庭也有可以坚持正义的人。例如嫁给了泰德·唐克斯的安多米达。可是那个姑娘不管怎么样也不会用出那种邪恶的咒语,即使是出于正当的理由。请您做出判断。”

   “够了,迪尔伯恩。讲真,虽然你一直都是我们凤凰社的主心骨,可是你一直都是后方动脑子的。可是你见过几次人的脑瓜子跟西瓜那样摔碎啊?我倒是不觉得布莱克这小子对那个渣滓做的事有什么错。”

   小天狼星感激地看向了疯眼汉,虽然他其实是对疯眼汉会为自己说话而感到惊讶的。

   “我确实没有见过,可是,穆迪。卢平刚刚也说了,我们要以证据为凭。”迪尔伯恩看着穆迪,说话依旧没有一点动摇的冷静。

   “谁告诉你没有证据了?”

   高声打断了迪尔伯恩的对话,屋里的视线都又惊讶地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小天狼星也正看着他了,他看上去终于忍不住了。小天狼星心想,刚刚已经忐忑的心跳开始跳的更激烈了起来。

   詹姆站了起来,表情严肃地看上去已经不像他了。他站了起来,对着邓布利多夸张地鞠了一躬。看上去尖头叉子真把这里当成威森加摩了,小天狼星几乎是笑着想的。

   “迪尔伯恩,我都已经跟你说过了。在现场我还找到了这个,可你说那不算什么。因为没法作为证据。可是你刚刚也听小天狼星说过了,现在你总该信了吧?”

   说着詹姆从裤兜里拿出了一个玻璃的袋子,看上去就像是麻瓜的金察(小天狼星记错了吗?)会用的那种东西。里面放着好几根头发,都湿漉漉的,可是还是能看出卷曲的弧度,看上去是属于哪个长着卷发的主人。

   “那是什么?”坐在詹姆旁边的爱米琳·万斯问道,她盯着玻璃袋看得好像入了迷。

   “是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的头发,这是在本吉死去的现场找到的。莉莉已经用把它泡在过能反映主人的魔药里了,魔药出现的颜色和我们以前收集到的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的血液是一样的颜色。(1)”

   有几个人在听了詹姆的话之后不禁赞同地点了点头。

  “可,可这也没法证明咒就不是布莱克施的啊!”斯多吉·波德默突然说道。小天狼星眯起眼睛,危险地盯着他。

  结果大家又安静了下来。看上去都若有所思。

  小天狼星翻了个白眼。他已经受够了,他甚至说不上是失望。就算是詹姆真的能证明他与本吉·芬威克的死毫无关系,除了袖手旁观没能救出他以外。也总是有人不会相信他的,布莱克这个姓氏就像是万圣节麻瓜孩子会戴的面具,总是有人只能看清面具是什么,或者说大部分的人只认得这个面具就对了。

  他已经无所谓了。

  小天狼星站了起来,不顾人们各种的眼神走到了詹姆身边。拍了拍詹姆的肩膀,示意他把装着贝拉特里克斯头发的袋子给自己。接着虽然詹姆疑惑地看了他一下,不过还是把袋子递了过来。


   小天狼星接过塑料袋子,环顾了一下疑惑的凤凰社成员们,狠狠地把它撕成了两半。


   屋子里的人们就像是被扔进了石头的水面那样,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被布莱克突如其来的行为惊呆了。


   “我加入凤凰社的理由不是为了听更多的人不断地对我提布莱克出过多少的变态疯子。我比你们更清楚这个。可你们敢说你们没也被这场战争逼疯吗?莱姆斯,你看着被狼人撕碎的尸体结果在半夜拿自己的头撞墙;琼斯,你难道没在多卡斯遇害之后用过索命咒吗?迪尔伯恩,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女儿被食死徒杀死后你几天不吃不喝,结果差点被活活饿死?你们凭什么以为我就不会被芬威克的幽灵给缠着呢?”



    没有人回答小天狼星。屋子里最响亮的声音只有沉默。

    小天狼星吸了口气,接着又吐了出来。他匆匆地撞开了人群,随着门撞击的咣当声,还有皮鞋撞在地板上的脚步声。布莱克消失在了大家的视野里。

    

    “所以我想大家都听到西里斯的话了?”邓布利多看着沉默的凤凰社,叹了口气。“其实你们知道吗?只要用闪回咒检查一下小天狼星的魔杖,就可以知道他说的是真还是假。不过我想现在,你们心里已经有答案了。”


5 1980年10月31日 傍晚 


   “——就这样?”

   “就这样。不过斯多吉看上去还是不怎么愉快。不过没人管他那个蠢货就对了。”

   “希望是吧。”

   “行了,伙计。别想了,”詹姆转过头来,拍了拍小天狼星的肩。“再两天就是你生日了,这场该死的战争总会结束的。到时候我们就一起搬去热带雨林陪你抓鹰头马尾有翼兽。”

   “噢,波特,比起你,我宁可去和巨乌贼约会!”小天狼星模仿着一个尖利的女声回答着,结果被莉莉从厨房里扔出来的西红柿砸中了脑袋。

    刚两个月的哈利也不知道是不是看懂了眼前的画面,看着正抱着自己的教父咯咯笑了起来。

   “多么温柔可爱的妻子和孩子啊。”小天狼星唱歌似地说。

   “当然,别人做梦都梦不到。”詹姆自满地揉起了头发。

   “你最好别那么干,莉莉最讨厌自大狂了。”小天狼星友好地提醒着,“还有,月亮脸呢?”

    不知道是不是小天狼星的错觉,詹姆的动作突然停顿了一下。

   “他——说他有事。”詹姆的声音听上去硬邦邦的。

    小天狼星发出了一声冷笑。

   “怎么了?”

   “没什么。”

   “不,究竟怎么了?”詹姆停止了尝试把自己塞进一千块塑料布里,他准备带着哈利出去玩麻瓜的那一套“不给糖就捣蛋”。结果前两天莉莉翻厨房的时候发现家里的垃圾袋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大一小两坨打满了结的“幽灵”装束。

   “这是我想问你的,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今天社里的人突然那么想证明我参与杀了芬威克?”

   詹姆的抽了抽鼻子,他装出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可是小天狼星太了解他了,在霍格沃茨的时候,尖头叉子一抽鼻子就说明他看见了莉莉。在毕业了以后,他一抽鼻子就是因为在亲近的人面前隐瞒了什么。

   “怎么着,你也不信任我了吗?”小天狼星开玩笑地随口说了一句,可谁知道詹姆听了这话之后却差点突然跳了起来。

   “不可能!我是绝对信任你的——”

   “可莱姆斯不是。”小天狼星敏锐地指出。

   詹姆的表情僵硬了一下。小天狼星摇了摇头。

   “你——怎么知道的。”

   “挺明显的嘛。”小天狼星低下头去逗哈利,避开了詹姆询问的眼神。因为他自己都说不好自己是什么感觉。可是想起莱姆斯的反应,他只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

     毕业后加入凤凰社这几年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从一年前开始,小天狼星发现莱姆斯的来信越来越少,他难道从那个时候就开始怀疑自己了吗?小天狼星想都不敢去想。

   “社里出了叛徒。”

    詹姆突然的话让小天狼星抬起了头,哈利被他突然的动作吓得哭了起来。

   “你说什么?”

    在婴儿巨大的哭声中,小天狼星发现自己的惊呼声居然被盖了过去。

    “本吉被袭击也是。他们知道了太多他们知道不了的情报。所以邓布利多才说我们这个时候更要团结。”詹姆说,“小天狼星,所以你刚才的话。不是在怀疑莱姆斯吧?”

    “不,怎么可能?”说着,小天狼星抱着哈利飞快地走向了厨房,去叫正在做南瓜饼的莉莉到了该喂奶的时间。


6 1981年11月1日 凌晨


    小天狼星站在波特家的废墟之上。

    这次,已经没有了詹姆为他辩护。


评论(5)

热度(50)

  1. ‘FōrevêrTestament 转载了此文字